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•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
      張家界旅游攻略

      天平山之謎

      更新時間:2018-03-19 11:11:40 來源:www.mariontan.com 編輯:葉夢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
      張家界旅游網 公眾微信號

      天平山之謎
      葉  夢
          那里,很遠。
          汽車往一座大山上爬,爬了好久好久,不知竟有多高。
          愈往高處,人煙愈稀,林愈密。山中不長糧,很遠很遠才有小小的一塊坪臺,住上一戶兩戶種藥人。種黃連的便叫黃連臺,種洋姜的便叫洋姜坪。汽車打門前過時,男人、女人、小孩和,統統列隊門前,不眨眼地久久地看。
          抵達湘鄂邊界大山——天平山原始次生林腹地,已是掌燈時分。
          屋子里燃著紅紅的一盆炭火,叫人忘記這已是六月的天。
          溪水從門前過,一探手,冰雪般浸骨。
          林子里浸淌出來的風,沁涼。張嘴一吸,似乎咂得出一絲甜味來。
          宮殿似的飛檐木樓,一色梓木板,厚厚的,木紋漂亮。其實不光這木樓,這兒一切都是干凈的,干凈得不像凡間的世界。
          順著木樓的飛檐望去,一鉤殘月,冰冰冷;四周大山,墨墨黑。
          原始森林之夜,靜得怕人。
        半夜里,竟淅瀝淅瀝下起雨來。這地方本是湖南的“雨都”。
          第二日,天平山慷慨地給了我們一個晴日。領我們鉆林子的,是種子園的小劉,一個從林校畢業的后生。
          一鉆進密林,眼睛好像戴上了一副綠色的太陽鏡,滿目的綠。
          地上像是鋪著一層厚而濕的綠毯,吉祥草、酢醬草、車前草和蘭草被緊緊密密地織進了這綠毯。
          天空是綠色的,相生的雜木和高大的闊葉喬木的濃密樹冠嚴嚴地遮蔽了天空。
          溪澗是綠色的,綠得發黑。那巴滿深綠色苔蘚的大石塊橫七豎八地立在當中,深井古巷一般幽深。
          樹干是綠色的。除了天目紫莖樹之外,幾乎每根樹干都穿上了一件綠絨衣,長滿了石吊蘭和其它苔蕨植物,厚而密,有的竟像綠絲絨織成的纓絡,有的則像扣花的流蘇。仿佛每棵樹都有一位化妝師在精心地打扮著它們。
          空氣也仿佛是綠的,是流動的亮亮的那種綠。只要我張開手往空中這么一握,也似乎能捏得出幾滴綠汁來。
          看不到天與地本來的顏色,辨不出日與月的光彩;唯有綠色是這里的霸主。
          在這個綠色王國里,我疑心我裸露在外面的那部分皮膚也染上了綠色。要是空氣中有流動的葉綠素能滲進我的皮膚,我豈不也有了綠色植物的功能,讓我變成這林中的一株樹或一根藤蔓,與這原始森林共榮共生,豈不好么?
          我只顧往密林深處鉆,向導小劉時不時在后面喊我。他怕我迷路。一迷路,就麻煩了。早兩年就有一個修公路的四川青年,迷失在林子里沒有走得出來。
          我害怕迷路,不敢亂鉆。
          “啊!螞蟥。”同行的那位女士驚叫一聲。只見她挽起長褲,小腿處透明絲襪上,巴著好幾條山螞蟥,身上也有幾條。
          我暗自慶幸:我還沒有被山螞蟥咬著呢!得意之余,反生出一絲惆悵來。我下意識地挽起褲腳邊:腳踝處的襪上竟也有殷紅一片。嗬!原來山螞蟥早已光臨過了,飽餐一頓,留下戰績而去。這時,我的心里頓時感到踏實了。我們這群不速之客驚擾了這綠色王國的原始和寧靜,大自然給我們這點小小的報復是應當的。
          其實,綠色也不是絕對的。草叢中常常有落英繽紛:黃的白的花瓣兒,叫不出名來。紅的是遲謝的杜鵑,從好高的杜鵑樹上揚揚灑灑地飄下來。
          冷不丁,腳邊的綠草中突然擎起一支朱筆樣的花苞來,有點像荷花花苞。小劉告訴我:這大花苞炸開之后,花蕾便如芝麻花一樣次第漸開,很好看的。我定睛一看:周圍竟有好幾株,再遠一點看去,那亭亭玉立于綠草叢中的花苞像一柄柄火炬,遍地皆是,好密。
          原來,我的眼睛犯了色盲:只辨得出綠色。綠色迷糊了我的眼睛,天知道我還疏忽了好多的花。
          到處是藥草,小劉隨手拔起一株七葉一枝花,說:“天麻、白三七也常常能碰到,這里的藥材有六七百種。”
          這里的森林,不比別處,它是由多個森林群落組成,每個群落都有它不同的內容。樹的品種多,大多是珍貴樹種和古老孑遺樹種。沒有被發現和命名的植物,誰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,難怪人稱天平山為綠色植物的寶庫。
          一路上,小劉告訴我認樹。
          這是亮葉水青桐,新葉初發時,葉背面白亮放光。那是滇楸。馬王堆漢墓里那老太太睡的棺材,便是這木,耐腐呢!
          我不懂林,一下子記不了那么多。什么鵝掌楸、鐘萼木、香果樹、銀鵲樹、水青……小劉一一指給我看。我擔心一旦轉過身去,恐怕連一棵也認不得了。
          不過,鴿子花——珙桐我是認得的。
          小劉走著走著,忽然彎腰從草叢中撿到一片碩大而潔白的花瓣,像斂翅的鴿翼。“這是鴿子花的苞片,要是你們早一點來就好了,珙桐灣大片珙桐花開,如一大片白鴿展翅,真好看!”
          活化石——鴿子花,以它特殊的花態和高大華美的樹型,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樹中的絕代佳人,就像美女中的楊貴妃,它屬于古典,對于綠色世界和人類來說,它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長者。在我們這小小的地球上,它的同類業已作古,幾億萬年前就躲到巖縫里做了化石夢。而在這里,它卻以優勢種大片繁衍至今。也是因為珙桐和許多孑遺樹種,人們才稱天平山為收藏史前孑遺植物的巨大基因庫。
          美麗的鴿子花,你是怎樣在天平山這座奇特的避難所里,躲過第四紀冰川那場毀滅性的浩劫的呢?
          這是一個大大的謎!
          珙桐是一個謎,天平山原始次生林是一個謎。這個謎吸引著許多科學家。對于這座綠色寶庫,人們作了多方的考察和猜想,可是,并未全部揭開它的謎底。
          我想:這綠色之謎的全部謎底,恐怕只有珙桐們知道。
          還是去問山林的長老吧!
          在那密不透風的原始森林里鉆了一天,終于勝利返回大本營。獲得安全感的一剎那過去,無邊的失落感,猶如苦味的泉,悠悠地從心底冒將出來!回念我在那林子里的時光,每一小份兒都成了千金難買的一刻。我原不該這么順順當當地走出來:我為什么不迷路呢?我??!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
      分享到:
      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  2.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        一级毛片在线免费看,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,污污视频免费在线,制服无毒不卡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