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•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
      張家界旅游攻略

      憑臨楚南道風

      更新時間:2018-03-19 11:11:39 來源:www.mariontan.com 編輯:姚雅瓊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
      張家界旅游網 公眾微信號

      憑臨楚南道風
      姚雅瓊
          一直以來篤信道的睿智,在那些個心緒紛亂的日子里,特別想做一個有著“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”的從容智者。——題記
      與道有緣
          早幾年的仲夏,我與友人登上位于湘西慈利縣附近被稱為南武當的五雷山。那時山上未受商業經濟的浸淫,所到之人盡是虔誠的香客,像我們這些好奇之徒當為異軍。
          已經是午后4點多,幾個求得上上簽的香客陸續下山,道觀顯得冷清起來。孤絕清寂中,太陽的斜輝灑落在雄踞于“龍脊”的廟宇間和爬滿青藤的殘垣斷壁上,山風搖曳著滿山沉睡的瘋綠,殿堂的斜陽古風中放散出令人心悸的蒼涼。我站在金殿前,感受寂香裊裊鐘磬聲聲道風習習的肅穆,頓覺神定氣閑,周身暢達,心胸一派塵緣未染的超脫。
          游得各殿,已近黃昏,大家意欲夜宿道觀。問坐在觀音閣中的小乾道,方知除了他與另外一位小坤道和司廚的一位俗家男人留守外,這觀中的道人一早出門到石門考察另一個即將接管的道觀去了。走進那個“與天同齊道人家,長生不老神仙府”的迎賓館,見一個門上寫著“東廚司命宮”,便知道這是道人膳食之處。司廚的那個俗家男人,聽了我們的來意,放下手中的經書,顯出幾分熱情交談中知道他因婚姻變故,看破人生世相,來到觀中,現在他每日司廚,閑讀經書,一心想通過考驗,取得道長的首肯,做一個真正的道家弟子。說起他們道長,他露出欽佩之至的神情,說80多歲的道長走路健步如飛,輕功更是蓋世無雙。道長掌管著附近的幾個道觀,常常來去不定,一般人無緣見到這位仙風道骨的老人。
          齋席上,我們見到那個小坤道,圓臉大眼,微胖的身子裹在寬大的道袍里,因頭發不夠長無法用黃楊木綰起,便留著娃娃頭,顯出幾分稚嫩,叫人憐愛。打量我T恤牛仔的裝扮,她眼里分明漾著少女的好奇。問她的名字,叫小紅。一旁的小乾道嫌她嘴多,一對小人兒開始拌嘴,直到我調侃她們“像鄰居的小弟小妹”方才休戰。這一對未滿十六歲的小道未受戒,沒有正式的法名,算不得真正意義上的道人。而當我問他們為何遁人空門時,小乾道卻極虔誠極平靜地說:前世與道有緣。聽得我這個塵緣未盡的俗人驚訝萬分。
          傍晚時分,外出考察的道人說笑著涌進山門,見得有香客在坐,鬧聲戛然而止。為不影響道人們膳食,我招呼同伴去山門外觀夜景。在那座小小的鎮山塔旁,我遇見小紅,她指著低遠隱約閃爍的城市燈海說:那邊很美。此時,在那一片燈海里,像小紅這般大的姑娘正坐在卡拉OK廳里或飛翔在旱冰場上,同樣的人生,竟然有著天壤之別的圖景。
      簫中道姑
          那一夜大家相約在“東廚司命宮”打通宵牌,其實是害怕道觀內那別于俗家的神秘氣氛。只有我這個“牌盲”心思不在桌上。一位面容清秀的道姑走出來,將手中的食缽輕放在供龕下的墻根,并秉燈相照。片刻,幾只碩大如幼兔的山鼠跑來進食,發出吱吱的歡叫聲,那一對大眼睛在黑暗中閃著火紅的幽光。幾個膽小的女伴嚇得直尖叫,那道姑卻慢語:這是我每夜必做的功課。在山上,人與生靈永遠和平共處,任何殺生的行為都是罪過,生靈們也從不傷人。道姑離去,留下一屋沉思的人。
          臨近午夜,熬不住的同伴開始打盹,我的頭腦卻清醒異常,思維被道觀中神秘的夜闌所吸引。忽然耳鼓飄來一曲清麗的簫聲,靜聆竟是平日里最心儀的《春江花月夜》。那低沉委婉的曲調,寄托著寧靜悠遠的遐思。它蘊藏著細膩豐富的情感,營造了幽靜典雅的氛圍,讓人為之沉醉而回味無窮。簫聲似訴說張若虛的離愁別緒,又似鋪瀉著道中如水的平靜,那一種讓簫聲占滿枝頭的深奧美,在我
      心里低徊,又低徊。
          簫聲牽引著我穿過冰涼的青石過廊,停在坤道寢室的門邊,眼前的畫面攝住了我。銀色月光從低矮的窗格擠進來,先前那位秉燈照鼠的道姑,此時已取下頭上的黃楊木,綰起的長發飛瀑般流瀉于腰際,烏黑的發澤與夜色融為一體,已無法辨清哪是發際哪是夜色,只有她清秀的臉龐沐浴在月光里,閃著潔白動人的光彩。想起見過的那幅背景為一片蘆荻的黑白攝影作品《裸女吹簫圖》,所透出的那份圣潔的光芒,曾疑為天作,卻不知要比眼前遜色多少哩??磥硭囆g雖來源于現實,卻遠不敵現實之美。
          一曲吹罷,道姑置簫于案前,對我淺淺一笑,我便走進坐下與她攀談。她來自泰山岱頂的碧霞寺,時年只有20歲,卻是五雷道觀中為數不多的道姑之一。我注意到案幾上放有一瓶“一滴香”,心中好奇,卻又不敢造次。她看出我的疑惑,便笑著說:“想象它是一瓶酒嘛,人有時需要一些想象,像我們這些人就更要靠想象了。”好一個精到的“想象”!握著那支瘦簫就像握住她那傳遞心流的雙手,驀然間眼里騰起被坦誠所感動的霧水。我想,其實即使不是同一世界的人,心與心之間還是有一條河流可通的。
      五雷日出
          有許多人描繪過日出的景象,我在五雷山所見的日出卻有所不同。等待日出的人夜不成寐,熬來熬去竟在凌晨迷糊地睡去。練功回來的道姑叫醒我,說山門外看日出最理想。
          這時天空已經呈清麗的灰藍,山頂飄浮著幾朵閑云;山風勁吹,近處的林木因此涌起有節律的濤聲;空氣中夾著野花香,早醒的鳥兒啁啾聲在山谷中回響;幾只蒼鷹在晨空中搏擊,遠處的山巒與天空混為一片灰藍;那低遠處大大小小的山峰上繞著玉帶樣的霧靄,在那些山的折褶里,座落著昨夜一片燈海的小城。居高才能望遠。難怪道家人有一雙穿世界的慧眼,有一幅悉世事的神情。
          面向東方,那里已有了幾抹曙色,最初的一線是橙黃,往上是一大層淡黃,再往上面就是沉沉的青灰,像一個碩大的穹廬。瞬間,火紅的球體從沉沉的灰色中升起個邊兒來,接著是一半,然后是全部,純粹得像一只蛋黃。通常的日出是從茫茫的云海中升起的,五雷山的日出,卻無一片云絮,更不用說云海了。而更獨到的,要算五雷道人對日出的理喻。他們告訴我:日出時只要你將雙手舉至眼
      前,托住那個球體,你便成了一個托起世界萬物之源太陽的巨人。這種說法自然是利用了視覺,然而大凡看日出壯麗輝煌的人,沒有不慨嘆自然偉大而人類渺小的。惟這大道,教會人摒棄“滄海一粟”的自卑,啟動人類心中的“巨人”意識,充滿了積極的人生哲學。這不能不說是道家睿智的獨特之處。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上一篇:秋謁陰門山
      下一篇:祖先歌舞
     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
      分享到:
      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  2.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        一级毛片在线免费看,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,污污视频免费在线,制服无毒不卡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