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•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
      張家界旅游攻略

      陳復禮張家界拍片記

      更新時間:2018-03-19 11:11:38 來源:www.mariontan.com 編輯:周志德 已被瀏覽 查看評論
      張家界旅游網 公眾微信號

      陳復禮張家界拍片記
      周志德
      “游”心似箭
          1981年4月,香港著名攝影家陳復禮一行10多人應中國攝影家協會上海分會的邀請,來到了西子湖畔的杭州。他們是為了紀念中國文化革命先驅魯迅先生誕辰100周年而到內地參觀訪問的。在那里,他們偶爾得知湖南西部發現了一座奇絕無比的“怪山”張家界,是一個尚處朦昧狀態的旅游勝地時,便“坐不住,睡不安,一心只想到湖南”了。12日還在香港,17日到桃花源,18日就到了大庸。在縣城,他們只稍事休息,就提出要聽介紹、看畫片。當他們聽到“夫妻巖”、“金鞭巖”、“中國鴿子花”、“龍蝦花”、“背水雞”、“飛虎”等景點和奇花異草與珍禽異獸介紹時,一個個手舞足蹈,眉飛色舞。
          匆匆吃過午飯后,一行人就迫不及待地要上張家界。坐在車上,陳先生回頭對我一笑說:“這是不是叫‘游’心似箭哪?”
      天外來客
          “不登黃石寨,枉到張家界”。黃石寨乃為卓然孤立的山峰,上有數百畝平臺。史載:“青崖之山是名袁家之界,其上橫縱四十八里,……山西南有黃石之寨,周阿如削,東俯西昂,上無居民,避世者時隱其間。”(《永定縣鄉土志》)澧州府志等若干古籍亦有關于漢留侯張良從赤松子游,在青崖山隱居,“死后葬青崖山”的記載,黃石寨即以其師黃石公打救張良而得名,“張家界”之名也因此與張良有密不可分的關系。明代,永定衛指揮使張萬沖在此葬母黃氏,又倡首建黃石公廟,因而炒出了名聲,成了隱世避難者的天堂。
          除了濃厚的文脈歷史,黃石寨風光尤為奇特,繞寨一周,游客們可盡覽張家界景區全貌,攝影家們可以循環拍攝景物不同的片子。這里的田園屋舍和奇花異葩,珍禽動物和珍貴林木,納諸山之最佳,熔南北于一爐。概而全之,籠而統之,各路游客無不失聲叫絕!
          在上山的二卡門橫道上,攝影家們被一座摩天石峰所傾倒,這便是赫赫有名的“定山神針”。此刻,只見一只蒼鷹,忽然闖入畫面,正好懸在定山神針峰的頂端,這是攝影家們千載難逢的奇觀,多少人為了這理想中的畫面,往往不惜通過暗房造假,把一些飛鳥生硬地拼貼在畫面上。此刻,說時遲,那時快,只見一個個舉起相機,一齊對準“山之鷹”連珠炮一般拍攝起來。陳復禮先生更是激動不已,連聲叫道:“這叫天外來客,美極了!棒極了!”
          后來,聽說陳復禮先生的這幅“山鷹圖”參加倫敦英國皇家攝影學會作品展覽并獲金獎,“張家界”的名字第一次在歐洲登陸。
      靜拍落霞
          為了在黃石寨頂上拍攝落日余暉,4月22日下午,從3點至7點半,陳復禮一行一直拿著相機,站在了望臺的懸巖上,靜坐,觀察,等候。4點多,太陽終于從云霧里露出笑靨??砍煊^、興隆鄉一邊,天空開始升高、開闊起來。等至下午5時,終于在龍鳳庵、朝天觀、幺妹灣一帶出現了輝煌而瑰麗的光柱、光條和光帶。這些光條,粗如柱,細如紗,篩滿了千百座山峰,使這里的大干世界層次分明,遠近各異,色彩鮮艷,光線清晰,加上林木花卉,景色著實迷人。這時,攝影家們一齊在相機的鏡片上觀察。陳復禮先生把鏡頭對準這些畫面,一連拍了幾十幅。這時候,請吃晚飯的人來了,他仍不起身,只是禮貌性地點點頭,笑笑,道了聲“謝謝”,便又進入了緊張的拍攝狀態。   
          隨著時間的推移,紅日漸漸西沉。夕陽返照,又出現了新的景色:老林墨綠,新芽淡黃;山峰半暗半亮,光線近弱遠強;遠山深沉如黛,近山清淡似帳。這種因晚照偶爾生出的奇景,往往瞬息即逝,只見陳復禮先生屏聲靜氣,老練地把相機對準目標,嚓嚓嚓,幾秒鐘內,就拍下了“落霞余暉”的旖旎風光。
      佳片難得
          “足跡遍天下,佳片最難得!”陳復禮先生感慨地說。
          “啊,太好了!比我想象的還要好!”另一位攝影家簡慶福說。
          “這里的確比黃山美,美極了!”攝影家葉炳堯也是贊嘆不止,“只要解決交通和住房問題,我敢說全世界的游客都會在這里云集!”
          陳復禮先生今年已是65歲的人了,他是全國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、全國文聯委員。1916年出生于廣東潮安農村,少年即赴南洋一帶謀生,后輾轉泰國、越南等國。1945年在越南開始研習攝影,并創立越南攝影學會。1955年定居香港,開辦泰華貿易公司,主要經營糧油業務。經商閑暇,他創立香港中華攝影學會,創辦并主編《攝影藝術》月刊,又先后在西貢、曼谷等城市舉辦個人影展。1964年考獲倫敦英國皇家攝影學會高級會士“:FRPS'’。著名攝影家陳勃先生說:“陳復禮先生是把生意和攝影藝術結合得最好的一個。”陳復禮則說:“我做生意是手段,搞攝影才是目標。”他還說:如果沒有巨大的經濟實力作后盾,要拍遍世界是不可能的。
          陳先生的攝影興趣廣泛,人物、風景、靜物,無一不能,其風景作品風格接近中國畫傳統。他拍攝的《大地微微暖氣吹》、《戰爭與和平》、《日暮鄉關何處是》、《搏斗》、《朝暉頌》,以及《蒼濤》和《大雪青松》等作品,都是難得的藝術珍品。
          此前,陳先生連續兩年獲得香港攝影學會甲級月賽的全年最佳成績,美國風景學會每年統計世界各地國際攝影“沙龍”人選成績,他多年都被列為最佳成績的前十名。1979年他在北京舉辦個人影展作品120幅時,引起轟動,陳復禮的名字,開始進入國內大眾的視野。這次來張家界,大有相見恨晚之慨。他幾乎是日夜不停,恨不得把整個張家界都“框”進他的鏡頭中去。他和他的伙伴們先后深入到腰子寨、黃石寨、金鞭溪、水繞四門等地創造性地拍攝了許多風光片和人物片。
          4月22日,攝影家一行登上了腰子寨。
          在這里,他們精心構圖,精心拍攝,半天之內,總共拍攝了大約兩百幅左右的風光片。數量多,這并沒有使攝影家們滿足,而只有那一片砂巖峰林的大千世界,才讓攝影家們歡呼雀躍,心情亢奮。陳復禮先生頗有感慨地說:“我大半生去過世界上許多國家,拍攝了不少名片,也得過多次金牌、銀牌和銅牌獎,但我滿意的不多,佳片就更難得。”
          “這次有佳片嗎?”我問。
          “今天大約有兩、三幅佳片,黃石寨可能有一兩幅佳片。”
          “這次到張家界滿意嗎?”
          “滿意,滿意,秋天和冬天我還要再來拍紅葉與雪景。”
      “著名”之論
          經過5天緊張的拍攝,陳復禮先生一行就要離開這里了。4月23日夜,大庸縣人民政府為他們舉行便宴送行。在宴會上,賓主相互致詞,共慶拍攝成功,共敘友誼長存。與此同時,各位攝影家還即席陳詞,發表了許多獨到的見解,留下了寶貴的意見。他們共同的結論是:
          張家界與已成大名的黃山、桂林、廬山等不是一個概念,它打破了人類對“山”的解釋和傳統的一切章法,有關畫論上的所有范本,對張家界都無法照搬。甚至說,給地理測量帶來麻煩,因為無法劃出它的等高線。這就是區別于全世界名山大川的張家界!
          陳復禮先生還風趣地說:“未到過黃山的不算攝影家,未到過張家界的不算著名攝影家!”
          數日后,我接到從香港打來的長途,聽到了那邊熱切的聲音:“感謝您的關照,感謝張家界的饋贈,青巖山攝影展大獲成功、轟動香港!”我聽明白了,那是陳復禮的聲音。
          關山迢迢,大海茫茫。我不能越過藩籬去香港分享陳先生們的成功快樂,只能在心底默默地說:如果未來有那么一天,張家界人“發”了,對于早期推介張家界的“開山大師”陳復禮先生的大名,是應該銘刻在大峰林絕壁上的。

      復制本文地址 收藏 打印文章
      分享到:
      <pre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re>
    2. <acronym id="iini7"></acronym>
      <td id="iini7"></td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
        <pre id="iini7"><strike id="iini7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table id="iini7"></table>
      1. <p id="iini7"><label id="iini7"></label></p>
        一级毛片在线免费看,日韩v国产v亚洲v精品tv,污污视频免费在线,制服无毒不卡v